我女神@劳利耶

© 浦上
Powered by LOFTER

风寒

他做梦,梦的大致已模糊不清,只记得自己卧在沙发里,发高烧,四周朦朦胧胧浮动着几朵白色的云。茂夫坐在沙发边上出神,望着电视机,电视机又没打开,黑魆魆的,什么也听不见。他突然说:“哥,你要看电视吗?”

茂夫说我不看我不看,手里却攥着遥控器,不愿意放开。他就明白这是为了不打扰到安静的氛围了。好端端的假期,还是正午,该用来舒展生活的时间,被他这样一搅和,肯定无聊透了吧。“哥,我没关系的。”

茂夫不理他,茂夫抿着嘴,左耳进右耳出,当做没听见,脾气真倔啊,他有些不高兴。茂夫总是习惯性的把他当做弟弟看。家人捎回来一把糖果,妈妈说:你们吃吧。茂夫拿走最少的留下最多——溺爱。尽管他本来就是他的弟弟。仅仅一年的成长能给人多大的差别?他要平等。

兄弟俩这样僵持一会儿。窗帘缝里漏进来的阳光从冰箱左边移到冰箱右边。

“你还没睡?”

影山律大瞪着眼。

“睡不着。”

茂夫乜斜地盯了律一会儿。仿佛能看穿律是不是为了赌气而撒谎一样,细碎的金色日光投在他的刘海上面,闪闪发光。

“要不你给我讲故事吧,哥。”

讲什么好?茂夫的手指在成排凹凸有致的书脊上划来划去。都是教科材料。课外书?连一本杂志都看不见。律清心寡欲得像住在高塔上的修行道人,生活百无聊赖,即使这样也能忍受。究竟在干什么啊。他很想责问自己的弟弟。按理说这些事他不应该很清楚吗?这时他才发现自己对弟弟一点了解也没有。

上一次这样长时间的交流是什么时候?

“我找不到能读的。”茂夫挪了挪位置,坐在他枕头边。他迷糊地奇怪沙发怎么会那么大,但茂夫确实在他跟前,听见茂夫的衣服撩动他的头发的声音。“我给你现演现说吧。”

很久很久以前……

一个女孩有七个哥哥。七个哥哥每天都上山砍柴。有一天哥哥们误喝了山上泉水,女孩看见一群乌鸦从高山之上向东飞去,直到夜幕降临,哥哥们也没有回来。女孩瞒着父母跑出家门,跑过山沟,跑过溪流,跑过收割完稻谷的田野。跑啊跑啊,走得累了,抬起头,道路四通八达不知道通向哪里。她就问启明星:

“启明星,你知道我的哥哥们在哪儿吗?”

启明星说:“太阳从哪里升起他们就在哪里。”于是小女孩谢过启明星,朝着太阳升起的正东方一路跋涉。路上有扎堆的荆棘,荆棘把她的裙子扯破了。路上有泥泞的水沟,淤泥把她的小皮鞋弄脏了。路上有吃人的猛兽,小女孩用火把把猛兽吓跑了。 她终于来到太阳升起的地方,一地的乌鸦。巫婆问她:你能把你的哥哥们认出来吗?

小女孩一边指认乌鸦一边念出哥哥们的名字,声出羽落,七只乌鸦抖动翅膀,转眼变成七个高挑英俊的青年了。

等你变成乌鸦我也会把你找回来。他靠着茂夫的肩膀,喃喃地。

“扯淡。”茂夫僵着身体没敢动。律好像要睡着了,他怕坏了弟弟舒服的姿势。“我怎么会变成乌鸦。”

影山律模模糊糊中再次阖上眼睛,他看见漆黑发亮的鸦羽,纷纷扬扬在他面前大雪覆地的降下。

他掀开棉被,踢到了床尾的课桌。还在自己的房间里。

头疼,他撑着墙壁站起来,摸黑,灯没开。他摇摇晃晃地趿拉着鞋到茂夫房门前,拧开把手。沉重的呼吸声,茂夫正安稳地睡着。

END

评论 ( 8 )
热度 ( 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