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女神@劳利耶

© 浦上
Powered by LOFTER

普通故事

 *因为@\地瓜 太太的阿将想到的梗。 http://digua-2233fun.lofter.com/post/1d561039_c0bcc34 不会加超链接.....

————————

“你说,圆领好看,还是V领好看?”

 

影山律这天陪铃木将在步行街溜达了一个上午,铃木平常大大咧咧的,一认真起来心特别细,能穿针,几乎把街上所有的服装店都看了一个遍。他昂首挺胸,眼睛斜扫着架子上的潮流衫,俨然一副阔爷儿出巡的模样。惹得不明真相的店主们纷纷上前对他点头哈腰。律空气似的跟在一边,等铃木开始试衣服,他就得开始唱白脸了。

 

“你看,这里居然还有针线头。”他把手伸进T恤,抓着衣襟把衣服翻了一翻。“袖子还一边长一边短。”铃木把头探过来一看,假装大吃一惊。“没想到,哎,还是先去别家看看吧。”

 

其实他们就是荷包紧,想货比三家,先把衣服穿上过过瘾。铃木不知道发了什么慌,前天影山刚和哥哥通完电话,后脚他就扑过来宣布周末要去挑衣服。要说走步行街,影山几乎想不起来上次去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这种事就像摩尔曼斯克的海水结冰一般——千年难遇。铃木不是爱打扮的人,也藏没什么异装癖之类的怪异习惯或者癖好,他突然一提倒是令影山大吃一惊。“你要干嘛?”

 

有阵子铃木老跟影山炫耀自己新浪微博上那点小粉丝。影山当着面上不在乎,私底下控制不住好奇心,偷偷瞅过那么一两眼。铃木平常穿的简单,微博内容构建得也是极为利落,无非是几张生活照分享:照片是电脑技术处理过的,角度也尝试了千万回。其中几张还是他缠着影山要拍,影山那段时间正在摄影入门,顺手给他拍几张,以为能让他安静下来了。没想到一石激起千层浪。

 

“不行啊。这个高架桥怎么看怎么比我抢镜啊!”

 

铃木窝在软沙发椅里头,举起单反相机一边看一边嚷嚷。影山调着洗衣机按钮,夜拍完回来路上还下了雨,湿衣服不得不洗了。“我觉得挺好。”

 

“好个鬼。模特的脸都没体现出来。”

 

“本来这张就是拼意境啊。”影山耐心给他解释。“你看一人一丘陵,后面还有座夜幕下的高架桥,多好。绝对吸粉。”

 

“瞎扯,又不是国家地理杂志。”铃木不屑一顾地撇撇嘴。影山气得想揍他,为了拍套片他硬是在公园里的土坡上翻了好几个滚,都是找角度时摔的,把膝盖磕肿了也搁着没管,毕竟保护单反最重要。而铃木只需要像根天线杆一样伫在高地上就好,跟没事人一样,简直不明白摄影师多辛苦。

 

影山把手蹭在衣服上擦干净,抢过单反来。“好。我是国家地理杂志。”他蹭蹭蹭地把图库里的照片一张张调出来,摁开那个垃圾桶图标的按钮,当着目瞪口呆的铃木的面,把照片拖进垃圾桶里。“现在OK了吧?”

 

但他却在铃木的微博上再次看到这几张照片。怪不得删了照片几天后铃木动不动就傻笑,也不论时间地点,问起缘由来却又不说。原来早就把照片存了。买了保险才来激他玩的。他往下翻了翻评论,大多是“铃木君真帅”“铃木PRPRPRP”云云,粉丝估计也不超过十八岁,在校女学生总得找个地方发泄自己青春的少女心。他把网页往上拉到顶部看,ID是假名,这家伙把姓氏后面的名字给改了。

 

影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但数月后铃木突然乔装打扮起来,拿着一件夹克衫过来问意见,那件酒红色镶着白边的薄夹克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买的。“干嘛?”

 

“你就说这件好不好看。”

 

影山盯着他手里那件衣服思忖一会儿,说是也不是,不是也不是,毕竟穿在身上,效果怎样还是得看人,但两个选项风险小的那个当然是最佳选择。“好看。”

 

铃木听了,兴高采烈的划开手机锁屏,把手机屏幕放在他面前。“那我穿上这个是不是和照片里一样好看?”

 

影山打量一眼那张照片,又打量一眼他。“粉丝过来这边了。说明天想见我。”他有点不好意思地解释说。

 

肯定不能去啊!影山把铃木的真实形象和照片形象放在脑海中比对,真是赤裸裸的网骗!这眼睛,这肤色。铃木去了估计得被抬着回来。“要是还心疼你那两万多个粉丝,我劝你还是别去吧。”

 

铃木没去,那件事刚作罢,新的突发事件就要起来。铃木再次关心起穿着。影山丢给他一个白眼。“又要约会?”

 

“不是约会。”铃木哭丧着一张俊脸,虽然照片和真人出入太大,但真人也是挺好看的。他百口莫辩,谁让自己真的干过呢。又不愿意把目的讲出来。“总之不是约会。”

                                                                             

铃木这次没有再追求花哨的夹克或者披风。影山暗暗感叹他终于明白这些装饰不可能让他成功地帅气满分,另一方面,又为铃木选了那么简朴的穿衣风格感到奇怪。他当然不相信铃木的品味会没由来地急速上升,铃木从来不走这种风格。

 

“V领?”影山心想,其实他两种款式的黑长袖穿起来都差不多。

 

那件黑色针织衫买回来后就被铃木洗干净撂进衣柜。一星期后影山茂夫乘火车路过城市,要在这里转列车,顺便看一看弟弟。影山律早早地起床去火车站接人,一星期前他们通电话时敲定了这件事。铃木也跟着爬起来,穿了那件V领的长袖针织衫。影山茂夫最终会来公寓吃午饭,既然如此,还不如以待宾之礼一开始就去火车站见他。

 

他们走上街头,铃木穿的很显眼,去火车站的路上一路有姑娘纷纷侧过头偷偷摸摸地打量他。影山也觉得铃木奇怪,他用余光瞟了铃木一眼,看见领口露出的一节棱角硬朗的锁骨,像潜在海底下的暗礁。铃木身材不错。到了火车站大堂里的正衣冠前,他指着镜子里的铃木说:“你今天改走性感风?”

 

“心血来潮。”铃木笑嘻嘻地接道,眼神却扫着其他地方,他心虚。影山一看就知道他又瞒着什么没说。嘴上的话都是敷衍,影山也懒得去深究,反正他不是沉得住气的人,等不了多久,迟早会自己讲出来的。

 

影山茂夫定了晚上发车的车票,他呆不过半天,在影山律的公寓里瞧了一眼,仿佛来这一趟只是为了确认亲弟弟的生活状态如何。铃木给他留下的印象很好,回火车站的路上止不住地和铃木对话,几乎要把影山律晾在一边。而话题就是从穿着开始,影山茂夫从海外归国后特别注重外表,他感叹如今国内在意自己形象的年轻人少之又少,铃木时不时附和一句,看上去愉快得不行。

 

原来是为了讨好别人的兄长!按平常,铃木套上一件汗衫就能满街乱跑,哪里管什么体面的对外形象。随机捡起一件衣服就往身上穿,现在讲究起来,倒是装的有头有脸的。“V领真的挺适合你。”

 

他们送走影山茂夫后绕街信步而行,铃木转过头,大睁着一双栗色的眼睛。“真的?”

 

“真的啊。”影山拖长了尾音,一字一句地咬着说。铃木的表情如他所料地兴奋起来,他别过视线,偷偷咧开嘴。

 

但这身确实很好看呐,不会有比今天的铃木将再好看的人了。

 

 

 

 

 

 

 

评论 ( 5 )
热度 ( 4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