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女神@劳利耶

© 浦上
Powered by LOFTER

再次回到世界上时,也一定要来找我呀

“我可以握着你的手吗?”我小心翼翼地问,心中很没底。他把手伸过来,他的手真小啊,我们都是十三岁的年纪,骨骼还没有开始发育。他的手又软又小,被我捧在掌心里,好像捧着一只毛茸茸的小仓鼠。我冷得发抖,他挣脱我的手掌,脱下自己的外套把水拧干——水哗啦啦地落下来。又把外套丢到我怀里。我推回给他拒绝掉,他把外套塞回来。

 

“你怎么这么扭扭捏捏的啊。”

 

“只是外套而已啊。”他又说,语气很不理解。我一声不吭地把身上湿透的衬托脱下来换上。我怎么这么扭扭捏捏的呢,干脆一点不好吗。律又果断又坚强,很有行动力。我在学校的大礼堂里参加校园运动会的开幕式,全年级的学生都来了,人山人海,大家坐成一排又一排,好像一层又一层推开的黑色波浪。教导主任发言结束后他上台作为学生代表演讲,他穿着黑色的学生礼服,胸前扎着一朵别着黄边缎带的红色玫瑰花。没有学生让他去代表演讲,但他讲的真是像模像样啊:铿锵有力、神采飞扬。连我都被他吸引住了,忘了自己被代表了的事。

他从半人高的主席台上下来的时候经过我身边,我小声的对他说:“你讲的真好啊。”他连头也不为我转一下,目空一切的走过去。普通人是不值得精英驻足的嘛,我安慰自己。放学后他却找到班上。“今天开幕式的时候,我从主席台上下来,你是不是对我说过话?”

 

我点点头。“是啊。”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他若有所思地打量了我很久,好像在看一个嗜好不正常的怪人。“谢谢,我记住你了。”

 

“你怎么这么扭扭捏捏的啊。”他从学校背面的小超市里出来,手上拿着两罐百威啤酒,银色的铝罐上印着‘开罐有奖’的红色标志。他自己留着一罐,递给我一罐,冷冰冰的,罐壁不停地往外冒水,好像上面破了无数个小孔。我摆摆手不想接,怎么可以不付出就接受他的东西呢。他有点不高兴地望着我,于是我又重新接过去了。

 

我们躲在超市旁边的小巷里,担心遇到熟人。律拉开铝环——没有奖,铝环被他很不屑地丢到下水道里去了。又凑过来问我的,我把拉环举到灯光下给他看,上面印着‘再来一罐’,这让我们兴高采烈起来。

他一边向大街上张望着一边一口气把罐子喝空,我们又去超市换一罐,蹲在小巷的角落里,好像在分享一个来之不易的藏宝箱,他先喝一口,我再接着喝一口,又省时间又很公平。

 

但是不能满身酒气地回家呀。我们用绿豆汤漱口,在小区公园的草地上。到一个交叉路口我们就必须分别了,我家在东,他家在西。我们在交叉路口的路灯底下停留一会,路灯撒下鹅黄色的光,他的脸也染成了柔柔的鹅黄色。他向我哈一口气。“可以闻出酒味吗?”

 

我说没有。他抱怨不知道身上会不会有味道。我蹭到他脖子下的衣领口边上,小心谨慎地,不知道这么做会不会有些奇怪。他倒一点反应都没有。我的鼻尖触碰到他脖颈上的绒毛,软软的,细细的。衣服上有好闻的洗衣粉味。我胸有成竹地告诉他已经没有酒气了。他说真的吗?我们最后拥抱一下,“明天见了。”

 

本来我们在地下商场里漫无目的地闲逛。突然天黑下来,地面开始摇晃,好像大地之母一不小心打了个喷嚏,毫无征兆。我甚至没来得及反抗就跪倒在地上,律把我拉扯到一边,我们靠着一个展示促销商品的货架抱头坐下。有人在我们前面跌跌撞撞地跑,有人大喊有人尖叫,但就是没有人来到我们身边。我似乎睡了一觉,再醒来的时候天还是黑的,并且开始下雨了。

我向四周摸索,荆棘般生长出的钢筋水泥像坚不可摧的城墙那样把我裹在中心。头顶上是断裂的水泥板,正在往下渗水,滴滴答答,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

律还在身边,在原来的位置。我慌忙去触碰他的鼻子,却蹭到他的额头,湿淋淋的,又有点黏手,好像校园祭典上小摊贩用可可粉混着糖浆做出来的巧克力浆,却有一股很的浓铁锈味。我的手掌覆盖在他的脸上,这里是眉毛,那里是眼睛,我的眼睛发酸,他突然拍开我的手。“你把血都糊到我的脸上了!”

 

瓦砾正在往下渗水:一滴、两滴、三滴……水滴下来,又落到瓦片上。口渴,我感到头晕目眩。“两万一千一十四下。”我小声地对他说。之前数了一万三千下,睡了一觉后,今天又数了两万一千一十四下。黑暗中只能依靠水声来计时,两万一千一十四下大概是多久来着?“六个小时。”六个小时又过去了。

 

“你别说话了。”他劝道,声音沙哑,好像是从巴士的发动机里发出的声响,几乎听不清在说什么了。我们要保持体力,但是我们真的能撑到那个时候吗?已经过了四天,可能是五天。搜救队迟迟没有来。是不是被一不小心忽略掉了呢?以前看新闻,被埋在底下的人两三天就可以重见天日了,可五天过去了啊,人死后要轮回。我的身体抖得像在筛糠。好冷。我对他说:“再次回到世界上时,也一定要来找我呀。”

 

“别开玩笑了。”他没好气地讲。“什么再次回到世界上啊。”

 

我张张干涩的嘴想说话,但是却吐出一团空气,发不出声音。耳朵开始嗡鸣,我好像听见了人死时心电图监测仪发出的刺耳的声音,好难受。我还抓着律的手,很温暖。我不停地颤动嘴唇,却听不见自己发出的声音。好像掉进了海水中一样。他的手臂伸过来紧紧地把我箍住。“我不会去找你的,不想分开的话,要活下来啊!”

 

活下来吧!我张开了嘴呼吸,冰冷的海水灌进胃里,又咸又苦,身体更重了。再见啦,世界。我要沉下去了。但是一道光突然劈下来。我好像又回到了沙滩上。律也在我身边,他不知道看着什么地方,大声喊:“这个家伙发高烧了,请先救他出去吧!”

END

评论 ( 1 )
热度 ( 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