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女神@劳利耶

© 浦上
Powered by LOFTER

请不要让我回忆下去了

*伪纪实


-----------

那件事吗?

 

不不,我只是有点吃惊,毕竟您是第一个来问那件事的人呢。那是七十多年前的事了。当时我大概十五六岁。其实事情发生以前一切都很正常,军队?没有。街上看不到,我想应该也不会那么愚蠢的暴露出来吧,商铺照常营业,职员照常上班,小孩子还是要上学,一切都很平凡。

 

我那时应该也在上学。

 

我们学校是很普通的学校。超能力者在日常生活中其实跟正常人一样的吧,我不确定,至少我的眼睛是这么告诉我的。当时因为社团的缘故认识了一个朋友,是学弟,朋友推荐过来的。刚认识的时候他就展现过超能力了,我当时只是觉得有趣。他本人的话给人感觉不是很机灵,有点呆呆的,但我想普通人中也有很多这样的人吧。

 

他叫影山茂夫。

 

我当然没有意料到将来可能会发生那种事。

 

那天?那天是很普通的一天。当时已经放学了,因为刚好撞上星期五,放学比较早,我的朋友去商场买东西,拉着我一起去了。结账的时候就听见中央喇叭开始广播避难消息,只是棱模两可的讲市的东区有紧急情况发生,因为商场设在南区,离所谓的东区很远,所以虽然职员开始组织撤离了,大家也并没有放在心上。有危机感的人问具体情况,负责维护现场秩序的人连连摇头,大家都是一头雾水。走到大街上后才发现事情闹得可能有些大了,你能想象那是什么感觉吗?全城都在播警报,恐怖的气氛笼罩在城市上空,所有人都打开手机看新闻的最近消息,那种感觉就好像哥斯拉入侵了一样。

 

我给爸妈打了电话,他们刚从家里出来,同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朋友家在商场旁边,我住在靠北区的地方,确认家人平安后我就开始往家里走,和朋友分道扬镳了。事发东区,按理来说其他三个区不会有大问题。可市中心附包括附近的车道都已经被封锁了,天桥、隧道、人行道,全部有戒备森严的军队在看守着,外围车水马龙地挤着车和人,我只好沿着封锁线走。东区的动静闹得很大,时不时传来惊天动地的巨响,就是那种大楼倒塌的声音。视力好点的话还能看到极远处的天空中时不时有光点在闪烁,很多人都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在封锁线外拍视频。尽管那天之后国内的民用网络被全面封锁了好一段时间,上传到国外的信息也被悉数删除删除,由于事情一开始就有网民拍摄视频像记者一样跟进报导,所以消息传得很快,大部分国民都知道这事。

 

是的,我一下子就意识到了危险。可能还是因为我对军队不够信任吧,我心跳个不停,耳朵嗡鸣,紧接着眼皮也开始蹦跶起来,总感觉自己会被突然掉下来的瓦砾碎片砸中头盖骨。我跑起来,尽管穿着皮鞋,却跑的飞快,只想快点回到家。那天回到家我才发现自己的脚趾和脚跟已经肿的像鹅卵石那么大了,不过这和路上受到的刺激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我跑到封锁线一半长度的时候,封锁崩溃了。

 

不是因为围观的人群,是包围圈中的超能力者。战场最终还是拓展到了那里,本该在地面上的断壁残垣凌空而起,挤在一团的人们一下子就像退潮一样散开去了,简直是一群见了火的老鼠。平整的柏油马路变成了地堑和地垒,我随便找了一个建筑,在一楼大堂的墙角里缩着,就好像外面出了地震一样。我可以清晰地听见建筑外震耳欲聋的机关枪的射击声与榴弹炮的呼啸,一楼大门是玻璃制的自动门,那些本来负责隔离民众的士兵变成战士,看见他们被巨大的水泥块砸中倒下的模样,那是地狱啊!我不信神,却还是开始默默祈祷自己和亲人不要死。战争持续了一个多小时,期间一个东西从高空掉落到大门前的大理石阶梯上,那是一个人。这种告别世界的方式已经没什么可怕的了,在外面,在封锁线边上,什么样的死人都有。停火很久之后我才尝试着走出去,我先故意往外扔了一个花盆,空无一人了,周围是一片死寂,我倒是被自己的花盆声吓了一跳。

 

我不该走出去的。

 

我刚刚说过一个从高空掉下来的东西对吗?对,东西,已经面目全非了。但我还是认得出他的脸,我的校友,我认识的人,我的朋友的弟弟,就是那个叫影山茂夫的超能力者的弟弟,腰部以下的身体已经和上半身分家了。你能想象出我当时的心情吗?而且我们那天中午还在食堂里见过面,每天都会见到,一个活人,几个小时前还在跟你谈话,现在就成了这个样子,他成绩不错,是榜单上的红人,每次考试后名字都会被贴在学校一楼门口对面的墙上,你能想象出那种感觉吗?这场战争硬生生撕裂了我的生活。

 

请不要让我回忆下去了,请不要让我回忆下去了!!

 

他的哥哥?我怎么知道呢。我没有再见过他,只有些道听途说的消息。据说能力者与政府军交火的时候被炮弹打晕了,刚好掉到南区边上,摔在瓦砾的缝隙里。那里有避难群众聚集所以相关的传闻很多。据说灵幻新隆——一个自称灵能力者的家伙,影山茂夫的师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冲到前面把影山茂夫给挖出来了,一般人估计已经摔得脑浆炸裂了吧,但他好像只是受了点小伤,额头和膝盖留着血,晕过去而已。灵幻新隆应该也清楚他们没有办法去正规医院,他把影山茂夫背走了,之后就再也没有行踪。

 

帮忙?你觉得我们这样的普通人帮得上什么忙吗?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了,有什么向别人伸出援手的资格吗?如果你没办法给别人希望,那你为什么还要让他继续沉醉在不现实的美梦里?

 

你去网上查,查那些坊间传闻,有将近一半都是曾经真实发生过的。你去查那些影像资料,现任政府解密文件之后才上传的那些资料,还有一些是真实可信的。当然你可以说,你和我又什么关系呢?毕竟不是所有人都会认识超能力者,不是所有人的朋友都会死去,不是所有人的家都会被炸毁啊。

 

我可以理解,但永远不会原谅,当时我们的国力确实不够强大,铁腕政权发展了军队,发展了经济,维持了国家的繁荣,但那是滥杀的原因吗?你看看当年文件上是怎么说的?不合作就灭口,我们期待的不是这样残暴的国家啊。

 

你能给我的朋友们一个坟墓吗?你能给他们一个最后的归宿吗?

 

我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他们在哪里。


不,没有失去过的人是不会懂得的。这就是我要说的全部了。

 

                                                      

                                                 ——暗田留女士,事件发生时是一名女中学生


评论 ( 9 )
热度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