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女神@劳利耶

© 浦上
Powered by LOFTER

【奈因】Forever 2.


哈库莱特是我的老朋友,算上今年,我们已经有了十九年的交情。他人很好,中学时在我隔壁那个班,位置靠窗。每天经过窗前都看到他拿着一本书捧着,我驻足窗前,呆呆地望着他。他连眼皮都懒得抬一抬,不知是没注意到我还是懒得说话。他简直是一个完美的好学生形象,是不是?所有人都在玩耍嬉戏,讨论女孩子的时候,他却一个在窗前看书,那么平淡冷静,喧嚣和浮躁都被他置之于外。

那时我的心智似乎已经比身体开始早一步成熟了。我不再和卡姆那帮家伙聚在一起——他们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股傻劲。我喜欢形单影只,一个人走在路上的时候,我是在思考的,思考宇宙万物,而不是思考舞会和女朋友,这些都太肤浅。

我急于成为一个深刻有涵养的人。然后我就看到了哈库莱特。他是智慧的代表,尽管他根本不搭理我。我在他窗前停留了好几次,终于有一次他抬起头。

“你也喜欢?”他挥挥手中的书。

我受宠若惊,慌里慌张的点头。现在扪心自问,当时的我根本就不知道他看的是什么。只是为了一个难以放下的面子,一个想和他做朋友的小小愿望,我撒谎了。

幸运的是,他和我相处的意外融洽。我们同级,他却能更像个大人。他对待事情的沉稳和果断,这个年纪的孩子难以匹敌的。

似乎默契与生俱来,大部分事情我们心照不宣,只要給个眼神,对方就知道接下来怎么做。有一次我们去图书馆,他的手机落在我们呆的那个角落里。回去拿的时候已经关门了。图书馆员正在给大门上锁,他急着回家看冰球赛,坚决不让我们进去。

“明天再过来拿吧。”他就要把门关上。

哈库莱特伸出手臂挡在门缝里,“求你了,否则我朋友会生气的。”他偏过头冲我挤眉弄眼,然后几颗豆大的泪珠戏剧性的从他眼里落下来。我心领神会,摆出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来。

“你到底行不行?!”我操着痞子般的傲慢腔调对哈库莱特吼道,高昂起头,下巴几乎带出风。他哭的更厉害了。连管理员都开始不知所措。“你进去吧。”他松了口,“真拿你们没办法。”

哈库莱特偏科严重极了,他并不是什么所谓的好学生。“我只有英语和文学方面的科目拿的出手。”他吃着汉堡,说的漫不经心。“全面发展全面平庸。”尽管我想点破他这是自欺欺人的想法,可他要么不及格要么年纪第一,所以这话似乎也挺在理。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他倒背如流。伊奈帆给了哈库莱特极高的赞誉。“你会获得成就的,哈库莱特。”我心里五味杂陈,这话他都没有对我讲过。

哈库莱特收拾好桌子,我还得留在学校。他和我道别,一会儿又回来——他忘了带家门钥匙,他的父母上郊区度假去了。

“伊奈帆应该不会介意的。”

我带他回家。推开门就闻到一阵飘散来的香气,菜油噼里啪啦的响着,像冰雹打在窗户上。我走到厨房,伊奈帆在做饭,头也不回。

“今晚吃意面。”

他似乎意识到家里还有其他人的脚步声,侧过身瞧我一眼,看到我身边站着的高高瘦瘦的哈库莱特。

“新朋友?”他们第一次见。

“哈库莱特,同级的。”我介绍道。哈库莱特彬彬有礼的与伊奈帆打了声招呼。“能不能让他住一晚?他父母外出了。”

伊奈帆打量着哈库莱特,他的眼神淡漠平静,却似乎又锋利无比。他像一只鹰一样眯着眼瞧了哈库莱特很久,攫住对方的眼睛不放,这眼神给人一种紧张的怪异的不安感。


“可以啊。”他波澜不惊的说,态度倒是冷冰冰的。


哈库莱特感觉很不好意思。“我应该先征求他的同意再过来。”他指的是伊奈帆,伊奈帆的眼神让他觉得他入侵了别人的家。我第一次见伊奈帆露出这种眼神,不知道该安慰他什么,“伊奈帆没有恶意。”这话说得我自己都心虚。

哈库莱特惴惴不安,他坐在沙发上,背脊笔直,他低头看书,表情僵硬,跟打了石膏似的。直到晚餐他才站起来,他把书本放到餐桌边,突然意识到失礼,又拿起来要塞进书包里去。

“恶之花?”伊奈帆已经先一步看到他拿出来的是什么。“你看这个?”

“……是的。”哈库莱特战战兢兢,他有点不知所措,惊恐的望着我。

“你让我想起我的高中……特别是《静思》,那首诗我印象很深。"

“垂死的太阳在桥拱下面熟睡,如同长长的尸布拖曳在东方……”哈库莱特的眼睛渐渐闪亮起来。“对,就是这首。”伊奈帆说。

“您喜欢这首?”

“是的。波德莱尔真是天才,不是吗?”伊奈帆笑起来。他现在完全没有先前那种冷冰冰的气息了。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他在外人面前这么放松。哈库莱特像是找到了失散多年的知己。“我一直很想去巴黎。”他激动的说。他和伊奈帆兴致勃勃的大声讨论着。内容从波德莱尔跳到十四行诗。我听得云里雾里。窗外的天完全黑下来,他们的谈论似乎永无尽头——两个我最喜欢的人正欢喜的交流着,我享受这一切,这让我很高兴。

第二天我和哈库莱特出门前,伊奈帆送了哈库莱特很多书。“你会获得成就的,哈库莱特。”他拍了拍哈库莱特的肩膀。“别半途而废。”哈库莱特一整天心情都暖意融融的。“你爸爸真好。”他感叹道。

“当然。”我扫他一眼。“之前怕的要死的是谁来着?”

我惊诧于伊奈帆竟然了解那么多文学书籍,伊奈帆做结构工程,我一直以为他会对数学方面的东西更感兴趣。小时候他总带回一大叠图纸,那时他的工作就是和校对图样有关的。

伊奈帆和哈库莱特只见过几次面。他一直对这个后辈念念不忘。即使是大学后偶尔打来的几通电话也会提到他。“你和哈库莱特还好吗?”

“还行。”我舔舔嘴唇。“你怎么不来看我?”

“抱歉。”他低低的说。永远都只有这句话,我见不到他。伊奈帆渐渐隐没在阴影里。我十八岁之后,他再也不肯出现在我眼前。

fin


评论
热度 (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