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女神@劳利耶

© 浦上
Powered by LOFTER

没头脑还不高兴·同性恋篇

“除了性取向不同,我们过着和你们一样的生活。”关于同性恋的心态,身边一位同性恋朋友是这么解释的。

ACG的耽美文化,其实是使新一代人尊重同志的最主流的方式,只不过,如文所说,接触此文化的爱好者中,所谓“伪腐”类的跟风者较多而已。

邵陵笔冢:

写在前面:


没头脑还不高兴系列的第二篇,这篇写得比第一篇要艰难得多,而且感觉结构上漏洞很大,大家看个热闹吧。


本文中的同性恋几乎都被默认为男同性恋了,究其原因可能是这个群体引起的关注度更多吧。以及关于“腐”,也基本上指代的是“腐女”,因为腐男的人数真的是少得可以忽略不计,而百合控似乎不能算腐,文里没怎么提,见谅。


没头脑还不高兴·同性恋篇


同性恋,在今天这个日趋开放的社会里依然是一个很有些“敏感”意味的议题,千百年来,同性恋者一直被社会视为异类,直到同性恋运动节节胜利的今天,普罗大众中依然有相当数量的人谈“同”色变。支持同性恋合法化的呼声日益浩大,恐同者们的数量却也并未见减少,再加上许多或正面或负面的新闻频频吸引人的眼球,这个“特殊”的人群,近年来不断地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


对同性恋的看法,近年来旗帜鲜明地分出两拨。有人视之如洪水猛兽,冠之以“恶心”、“荒谬”、“不可理喻”等贬词;也有人将同性吅爱视作柏拉图式恋情的典范,憧憬之宣扬之,这类人在新生代中占了相当的比例。诚然,也有为数不少的中间派,对此并没有明确的爱憎立场。如果有人问我,你支不支持同性恋,我会说:你要是问我支不支持,我当然是支持的。然而,今天在这里我要说,这个问题,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


事实上,人家相爱就相爱了,你支不支持,关他们鸟事?


这就是我在如何对待同性恋者问题时的看法:无所谓支持,无所谓反对,降临到这世间的两个人相爱了,作为一个局外人,他们的性别与我何干?同样的,与其他的所有人何干?同性恋不可笑,不可怕,但同时,它也没什么绮丽,没什么伟大,我们固然绝无理由将它们踩进泥沙,却也完全无需将它们披红挂彩捧上神坛。说穿了,这只是同样属于凡人的爱情。它们需要的,只是一视同仁的平等对待。无论是捧还是踩,在我看来,都是不足取的。


我不愿在这篇文中花太多的篇幅对恐同者的理论加以抨击,无论他们为自己的“恐”找出怎样的理由,从深层次来讲,大都围绕着“排除异己”这么一个简单的核心思想。同性恋者的人数比异性恋者要少得多,当一个人与周围大多数的人都“不一样”,而这种“不一样”又不能证明其存在何种优越性,那么他便很容易成为“群众”这个大怪物的排异反应的牺牲品。对与众不同者的包容,是文明进化过程中逐步产生的价值观,而党同伐异,才是人类的天性。恐同者在看见同性恋者们与自己不同的行为时,本能里产生的怪异感进一步催化后,形成了所谓的“恐”,在没有正确的价值观引导的情况下,轻者对其敬而远之,重者视其如眼中钉,恨不得除之而后快。因此恐同者们首先要培养的,是承认“存在即合理”的价值观,明确“与你不同不代表就是错误”这件事,在这个基础上再去对同性恋做可能的更多了解。(ps:在这里我似乎陷入了一个悖论之中,因为我站在自认为正确的立场上批评恐同者,可是我却不能因“与我不同”这个理由而说他们就是错误。因此我在此声明:我所提出的只代表我个人的观点,我个人并没有裁决对错的权柄。)


既然提到了存在即合理,不妨说句题外话。宗教教义是许多恐同者的盾牌,他们认为男女交吅合是上帝的安排,而同性恋是这个世界的错误。在此科普一个知识,男性获得性高吅潮的方式除了大家熟知的活吅塞运动,还有通过按摩前列腺达到的前列腺高吅潮。而触碰到前列腺的通道只有一个入口,那就是肛吅门。女性没有前列腺,因此女性在被动接受的肛吅交中是不会获得任何生理上的快吅感的,然而同等情况下的男性却会。上帝创造任何事物,都有他的理由,那么关于他的这个“匪夷所思”的安排,其背后的含义,以宗教教义为理论依据的恐同者们何不细细思考一番呢?


总而言之,所谓的恐同者就是这样的一群人,相比之下,我反而更愿意讲讲站在他们对立面的另一拨人,同性恋的支持者里比较“奇特”的一撮。我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他们,本想用“腐”这个她们惯用的自称,却又觉得这些“腐”和正常的“腐”有相当的不同,姑且用一个有些贬义色彩的“伪腐”称之。


腐文化来源于日本,姑且可以和“耽美文化”划个等号。“腐女”一词,即是对于耽美题材(即男男爱情)文艺作品情有独钟的女性的自嘲。如今浸吅淫ACG圈子的女性中,腐女占了相当的比重,出于迎合这个巨大市场的考虑,近年的ACG作品也开始越来越多的将耽美元素作为引爆话题的良方,这种现象也辐射吅到ACG以外的领域,无论是电影、电视剧,还是小说,“卖腐”的现象越来越多,越来越屡见不鲜。可以说,同性恋这个再小众不过的人群,是被“腐”们在这几年里推到了聚光灯下,越来越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的。而同性恋权益者的群体中,因腐文化的熏陶而入道的也不在少数。


这个人群到底是如何形成的,我并不知道确切的答案,但是我认为她们的兴盛并不值得奇怪。从耽美的角度来诠释作品确实是极新颖,甚至可以说是极有吸引力的角度,更重要的是,这至少证明了她们的立场:将同性恋的爱情当做吅爱情,美好而值得歌颂的爱情,而不是其他什么可怕的、恶心的东西看待。这样的一种理念,是走在时代前沿的。


然而,“伪腐”又是怎样的一群人呢?


伪腐的形成,比腐的形成要简单得多,一言以蔽之,不过跟风而已。人云亦云随波逐流,算是每个人类的天分了。当这群人被“前辈”带进了ACG这个圈子,不可避免地便会很快接触到“腐”这个在圈子里比重很大的群体——甚至她们的带路前辈就是个腐女也毫不奇怪。然后呢?大家都喜欢,那我也喜欢呗。一个崭新的腐女就这样诞生了。当两个男人在剧情中进行了很值得“推敲”的互动,大家都为之雀跃时,她也在其中跟着欢呼,跟着看相关的同人作品,跟着创作,慢慢地好像还真的就融入到群体中去了。再跟其他人谈到ACG相关的东西时,很高兴地一挺胸:我可是腐女哦!你要问她为什么,她会告诉你耽美很“萌”,但你要再追问“萌在哪儿”,她只怕就要张口结舌了。自我审视了半天,赌气地来一句:反正就是很萌,你不觉得两个男人在一起就很萌吗?


说真的,完全没有觉得啊。


这样的一种没来由的所谓“热爱”,注定是徒有其表的。她们的言行漏洞百出,往往叫人啼笑皆非,随着伪腐的迅速壮大,无论是“腐”还是“同性恋”的名声,都让这群人败得十分干净。


“腐”,和同性恋权益者,是两个群体,他们之间的成员许有重合的部分,但绝不是能等而化之的。而伪腐,与同性恋权益者差得则更远。甚至于,这个身份与恐同者都是可以共存的。这个令人瞠目的现象,源于伪腐的三个最主要的特征。


第一,伪腐对同性恋的所谓“热爱”,仅仅局限于“二次元”,也即文艺作品当中。他们对现实生活中存在的这个人群漠不关心,只为纸上交缠的线条或者荧屏上闪烁的光点而欢呼。不少人还非常堂而皇之地表示“不能接受三次元同性恋”,似乎非常引以为傲,既和腐女们站到了一边,又和“恶心的同性恋”划清了界限,着实是一个好算计。当然,现实生活中的gаy也不乏年轻貌美者,他们在这群人中也有很高的人气,毕竟,耽美,图个美型对不?至于两年前北京那对在六十余岁高龄举办同性婚礼的老人,到了她们这儿,恐怕只能讨来一片骂声:又老又丑,搞什么同性恋,别侮辱了耽美!这样的一种区别对待,既让人心寒又让人不齿。


其次,伪腐对同性恋的所谓“热爱”,仅仅局限于“男同性恋”。两个男人在一起,就是“真爱”,就是一片欢腾。到了女同性恋这儿,则是“拉拉好恶心”、“两个女人怎么能在一起啊”、“喜欢‘百合’的都是变吅态吧”,人人喊打。这同样是让人不知从哪儿开始骂起,无论是男同还是女同,都处在相同的境遇,都是社会中的小众群体,何故厚此薄彼。这再一次证明了,伪腐们对于同性恋这个现实生活中确实存在的群体并不真正在意。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腐这个词本身就仅仅只代表对“男同性恋”题材的热爱,即便是“真腐”也没有规定非得喜欢女同,我觉得拿“双重标准”这一点来批驳伪腐无可厚非,但是是否在此对腐这个词的诠释产生了偏差还有待商榷。又或者说,即使是“真腐”,依然不能一概而论地划入同性恋权益者的阵营。


最后,则是对同性恋过分的鼓吹。异性恋只是为了上床,根本没有真正的爱情,只有同性恋才是真爱。这样的论调铺天盖地,似乎喜欢异性反而成了一件十分耻辱、不堪的事情。在看动画、剧集的时候,时常能在评论里看见有人义愤填膺地叫嚣着:女主去死吧,男主应该和男二在一起。这几乎成了一种怪象,让人看着心头就平生一份厌恶:这群同性恋都疯了吗?是的,在对ACG相关文化了解不多的人眼里,腐几乎可以和同性恋挂钩。


这样的一群人,又怎么有资格和为同性恋权益奋斗的人们站在同一个战壕里呢?前段时间美国宣布同性恋合法化,网络上飘扬的那些彩虹旗子里,有多少只是跟着身边的人盲目地举起她们的手臂?他们并不知道这对同性恋者们来说意味着什么,甚至根本就不知道同性恋意味着什么。


综上所述,同性恋之所以被这样区别对待,根本原因是它的本质遭到了扭曲。在恐同者眼里,它是疾病,是邪祟;在伪腐的眼里,它是真正的理想爱情,是真善美的化身。但它不是,同性恋就是同性恋,两个性别相同的人之间的爱情。同性恋是一个特殊的人群,但是却又和所有人一样平凡。他们有坚贞不渝的爱人,也有始乱终弃的渣滓;有人为了爱情敢与全世界为敌,有人一辈子蜷缩在柜子里;有人热衷于神交,发乎于情止乎于礼,有人沉溺于床笫之欢;有人谱写了可歌可泣的爱情诗篇;也有人干出了骗婚,蓄意传播性吅病等龌龊勾当。他们有七情六欲,有爱恨情仇,有人高尚,有人下作,因为,他们只不过是性向有所不同的凡人。


同性恋的身份不是耻辱的刺青,也不是光荣的桂冠,它不会让人变得更好或更坏。但它确是挂在他们脚上的镣铐,在现在的这个世界,围绕这个身份的种种非议依然让他们生活的步履迈得十分艰难。我们应该砸碎它,无罪的同胞不应该失去奔跑的权利。


作为一个异性恋,也许我并不真正明白同性恋者们的内心世界。但我既不爱他们,也不恨他们,我会爱某个人或恨某个人,但这个人的性取向不会是左右我好恶倾向的理由。但我同情他们,这并非居高临下的歧视,因为我的同情不是因为他们是同性恋,而是因为他们受到了不公正的待遇。


祝他们有好的明天,可以在普照全世界的阳光下拥抱自己所爱的人。

评论
热度 ( 127 )
  1. sputnicia浦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