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女神@劳利耶

© 浦上
Powered by LOFTER

【FREE/遥凛】雨巷 1.

 

--江南背景

-现代架空--

 

 

 

 

“你们多久没见了?”

 

“五年。”

 

百太郎脸上出现一种十分为难的表情。他长久没有搭话。

 

“我很抱歉。”

 

“没有什么好抱歉的。你知道他的性子。”

 

我在去往澳大利亚的客船上偶遇百太郎。澳大利亚有一项采访大使馆的任务。当时百太郎正倚在甲板的护栏上吹风。他朝我招手,我愣一会,险些认不出他来。这些年来他又长高了,套着一件带帽兜的灰色卫衣。洒脱的笑着,站在甲板上特别帅气。我们认识时他还只是一个矮我半个头的小孩。打篮球打的特别好,一群女生围着他团团转。我们谈起各自的近况,叙旧的过程中不免提到我们的高中生涯。

 

“凛,想当年那么多女孩喜欢你。”

 

我听了只是笑,谁会爱上一个三天两头围着宗介打转的男生?宗介高大帅气。高中时代我确实收到过许多粉色信封的情书,而那不过是拜托我转交给宗介的罢了。

 

“别拿我开玩笑了。”

 

“我说真的。”他信誓旦旦。“不信你问遥。”

 

提到遥我便不再说话。他似乎发现不对劲。也缄默下来。

 

“怎么了?”

 

“断交了。”

 

遥的事我从未主动向他人讲过。我们同一年出生。也算是同一个故乡的人。我的母亲爱上当地一个青年。要去大城市。祖父不同意,他们就私奔了。后来生下我。我出生那天城市上空降下倾盆大雨,狂风呼啸,我竭尽全力的哭。打算与世界做最大的抗争。遥的母亲丢下不满六个月的遥赶过来。“这个小家伙很闹啊。”她将我抱起来,那时她便已经很温柔,眉眼里溢着笑。

 

我在这世上开始存在的前11年,见得最多的就是遥的母亲和我的母亲。父亲从未出现在我眼前。我甚至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家里没有一张父亲的照片。每当我向母亲提起父亲,母亲便缄默不言,眼神很是阴郁。像是变成了另一个我不认识的人。我以为父亲不过外出打工。其实父亲在我出生之前就已经抛弃了我。

 

遥的母亲有时会向母亲提起回家的事,而母亲总是摇摇头。

 

我十一岁那一年的夏天,下了一场大雨。新闻上的专家都说着这场雨是那么的百年一见。伞被风吹坏了,我被困在学校回不了家,待在教室里和等着父母来接送的同学弹弹珠玩。到最后教室里就剩我一个人了。我趴在窗口上看雨,雨水像弹珠一样哗啦啦的掉下来,有些挂在屋檐上,好似透明的窗帘。远处灰蒙蒙的看不清楚。等天完全黑下来,遥的母亲撑着伞来了,我问我的母亲在哪里?她低着头不说话,拉着我往雨里走。走到一半突然跪下来抱住我。“对不起,凛。”她哭起来。“你的母亲刚刚去世了。”

 

回故乡的时候仍然下着雨。一路上都能听到人们抱怨这个鬼天气。遥的母亲抱着母亲的骨灰盒出去了。我留在她家里,蜷缩在红木椅子上。椅子又硬又冷,极其的不舒服。遥端一碗小米粥到我面前。“吃一点吧。母亲说的。”我耷拉着脑袋看他一眼,只觉的雨还是很大。我看着雨水像弹珠一样噼里啪啦的掉下来,雨雾飘进屋里,母亲怎么还没来呀。

 

我真希望有个人能来安慰我,而遥不再说话,他低着头,只是默默的坐在我身边。

 

许多年后遥也是这样默默的坐在我身边。无论何时何地。我知道他在我身旁,然而他与我不碰触也不交集。我想要听见他的声音,而他似乎并不打算与我说话。

 

晚些时候叔父来了,他走到我跟前,一副严肃的面孔,然而看到我神色却很悲怆。我一脸茫然,根本不知道他是谁,只是觉得这个人的的长相,意外的很像母亲。他抬手摸摸我的头,而我特别的想将他的手打掉。他触目伤怀只不过是因为他在我身上看见了母亲的影子。“先让他住在这吧”遥的母亲对叔父说。

 

我被安置在遥家二楼的小书房。房间里一尘不染,很干净,窗外也很安静。河水从窗下流过,汩汩的水。偶尔会听到船桨划开水面的声音。一叶小舟从窗下轻巧的飞过。我几乎从未踏出过这个房间,自顾自的装消失,企图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每天早晨遥踩着木梯噔噔噔的把我的早餐送上来。他总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眼睛很明亮。我不说话,他也不多嘴。只是每天都捧着书待在我的房间里。窝在地上一摞摞的书之间。有时我嫌他烦。“你可以出去一下吗?”他难得看看我。“你当我不存在就好了。”

 

我确实差点以为他不存在了。他那么的安静,坐在那里,好像那个地方真的没有一个人。

 

 

 

很快到母亲下葬的日子。天空有些压抑。遥的母亲早早出去了,嘱咐遥好好照顾我。我躺在二楼的床上聚精会神的偷听。我当然不知道今天是母亲下葬的日子。 遥的母亲从来不在我面前提起母亲的死。

 

中午雨果然降下来,先是毛毛细雨。像天鹅绒在空中飘。后来变得淅淅沥沥的了。清脆的打在窗台上。我突然想起来母亲生前很喜欢看雨。我穿好衣服,背着遥跑出去。雨点打在我脸上,打在我胸前。温柔又冰凉。我看着雨水在巷子的青石板路上交汇成一片浅浅的汪洋。漫过我的脚踝,向前流动,我也随着他们流淌。天色暗下来,阴沉沉的。大雨倾盆。我走到巷口,坐在巷口宽宽的河道前,黑色的河水在我脚下流过。路边一位妇女正护着自己的孩子匆匆的向前走。我突然很想见母亲。雨水顺着我的背脊流下来,我大喊母亲的名字,然而没有回应,四周只有雨声。街上的商铺都关门了。四下无人。似乎这世界上只剩下我。我突然感到惧怕。这时候雨突然停了,一顶青布伞撑出一片天。遥稳稳的站在我身后。

 

“走了。”

 

泪水像是决了堤,我突然放声大哭起来。遥没有言语,他只是撑着伞等我。

 

他一直在等我。

 

 

fin

 

 

似乎写出来没有以前的感觉了。。。以前2014的人还在吗?

评论 ( 1 )
热度 ( 11 )
  1. 浦上浦上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利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