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女神@劳利耶

© 浦上
Powered by LOFTER

是傻逼啦

过了非常糟糕的一天。
整个周末都用来玩了,每天学习的习惯根本没有坚持下来。上周和上上周的我快点回来啊!好惭愧
作业也没有写,想抄完算了,但记起之前lof上学姐提醒过的话还是要认真写完

K君

一颗圆汤:


哥哥去世后,我一蹶不振。认识我的人都说:律变得和茂夫一样了呢。他们指的是不好的那种一样。我不再做功课了,上课只知道睡觉。考试全部靠抄,同桌说:你不要抄我的嘛,你随便写写都比我好。我真的听信他的鬼话随便写写了,成绩出来之后得了个垫底。影山茂夫有考过垫底吗?没有吧。可是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五好像也没有多大的差别。



班主任找父母亲谈话,建议我先休学一段时间。父母亲都诚惶诚恐地听着。言下之意就是考得这么差不如辍学算了,初三,呆在学校里也是拉低升学率。他们都靠学校的名誉赚钱,升学率高,慕名而来的学生就多,收入水涨船高。升学率低,学生少,得捂着...

人生理想是和挚友在市区附近买一套九十平方米商品房,二房二厅,房间合适,客厅宽敞,能摆两台空调电冰箱,外配超大落地窗。采光好,视野广。夏季冷饮,冬日火锅。白天出门泡男友,分了拉倒。周一到周五晚上都要回家。年轻不再后和挚友两人一起专心干自己的事业,觉得活的差不多了就一起自杀,不婚无子。人生美满。

哦,还有一定要连wifi。

碰上一个用沢田纲吉做头像的人,真怀念啊,仿佛活回了二零一一年。

近期身体状况不是很好。心理上,好像有点抑郁。不知道只是短时间的心情低谷还是真的抑郁了。晚上经常失眠,困到昏厥,但是没法儿入睡。昨天情况好转了一些,希望只是神经衰弱。

本来不打算说,想了一下,觉得还是应该报告一下自己的情况。至少哪天发神经,大家肯定还会因为这个谅解我。

不过真的有人看到吗?

没有把握。但是如果看到了的话,希望那边的你们也好好的。

风寒

他做梦,梦的大致已模糊不清,只记得自己卧在沙发里,发高烧,四周朦朦胧胧浮动着几朵白色的云。茂夫坐在沙发边上出神,望着电视机,电视机又没打开,黑魆魆的,什么也听不见。他突然说:“哥,你要看电视吗?”

茂夫说我不看我不看,手里却攥着遥控器,不愿意放开。他就明白这是为了不打扰到安静的氛围了。好端端的假期,还是正午,该用来舒展生活的时间,被他这样一搅和,肯定无聊透了吧。“哥,我没关系的。”

茂夫不理他,茂夫抿着嘴,左耳进右耳出,当做没听见,脾气真倔啊,他有些不高兴。茂夫总是习惯性的把他当做弟弟看。家人捎回来一把糖果,妈妈说:你们吃吧。茂夫拿走最少的留下最多——溺爱。尽管他本来就是他的弟弟。仅仅一年...

存一下

敷蓝:

水光爸爸欲买桂花同载酒的一个画面,很潦草()

为什么这么不清晰??算了当做朦胧特效


1/7